<output id="rrpnt"><menuitem id="rrpnt"><big id="rrpnt"></big></menuitem></output>

    <form id="rrpnt"></form>

            <form id="rrpnt"><nobr id="rrpnt"><th id="rrpnt"></th></nobr></form>

                <address id="rrpnt"><form id="rrpnt"><th id="rrpnt"></th></form></address>

                        <address id="rrpnt"></address>

                            選擇語言
                            菜單

                            致敬煒衡——像山一樣思考 | 煒衡25周年之我的煒衡故事

                            日期: 2020-06-02
                            瀏覽: 439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 魏姣

                            ?

                            2020年煒衡成立25周年,也是我到煒衡的第六年。從迷茫無知到日漸成熟,是煒衡帶給我的成長力量和煒衡合伙人對我的特別關愛。在煒衡成立25周年之際,謹以此文特別致敬煒衡,尤其是在我成長關鍵時刻給予我特別關愛的三位合伙人。

                            ?

                            第一位是我律師生涯的領路人林飛律師。

                            ?

                            去年年初,林飛律師在所里給年輕律師分享某集資詐騙案辦案經驗時強調:“要特別注意,涉案金額的司法審計和相關集資人的登記統計時,從法律邏輯的思維中轉向數理邏輯,從而厘清犯罪嫌疑人的詐騙金額、損失揮霍的金額以及存量資產。這是律師往往最易忽視的一個環節?!?/span>

                            近兩年律師界很多大咖都在發聲,不斷提醒青年律師在提供法律服務時要有復合思維,要突破法律思維的局限。其實在多年以前,林飛律師就已經提出了這一點,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才帶我加入煒衡。

                            2013年我從江蘇電力辭職來到北京,在朝陽一家小所實習,準備轉正后找一家大所執業。原以為自己既有CPA又有律師資格,還有幾年企業經驗,前路一片光明。哪知一到市場上,我被定義成:非名校非法學出身、過往沒有取得傲人成就、家中也沒背景沒有資源,很是不受待見。我一度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選錯了路。

                            就在這迷茫猶豫的時候,我認識了林飛律師。起初我只道他是詩人飛哥,格律詩寫得非常好。后來才知道他是大律師,還是大所的大合伙人。在充分了解我的情況后,他跟我說:拿本以后到我這來吧,來煒衡。我當時是又驚又喜。真高興終于找到了夢寐以求的大所,驚的是在那么多人都不看好我的情況下,他的大膽決定。

                            在法律服務越來越復雜的今天,突破法律思維的限制,用一系列跨學科的復式思維框架對問題進行更為全面的分析和解讀,是提供優質法律服務的基礎。年輕律師應當主動突破法律思維的局限,從執業之初就培養復合式思維。這是林律師對年輕律師的基本要求。

                            ?

                            ?

                            第二位是我的授業恩師王保華律師。


                            在煒衡年輕人的眼里,王保華律師最出名的就是嚴格,不論是對專業還是人品要求都很高。所里很多年輕律師說有點怕他,因為看著就很威嚴。王律師在專業上的確是超嚴,我剛來的時候,由于能力不行,被虐哭過好幾次。其實,私底下,他特別平易近人。所里好多律師都愛跟他請教人生問題,不僅僅是業務問題。就連我,平時也和他談笑風生呢。

                            在王律師的嚴格要求下,我成長得很快,接連辦了幾個最高院的案件,還帶領團隊辦理了幾個非訴項目。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加入團隊第一年的兩個案件。

                            第一個是某國有企業房地產開發合同糾紛在最高院二審案。那是我第一次承辦最高院的案件,由于準備充分,第一次開庭就直接扭轉了一審不利的局面,有極大可能二審直接改判,最不濟也是發回重審。就在這樣形勢一片大好的情況下,律師積極推動本案調解結案。我當時完全不能理解。如果改判我們將會多一個二審改判業績,對于以后拓展業務自是不必多說;還有關鍵的律師費,改判、發回重審都將是非常非常大的一筆錢啊,可是調解結案律師費就會大大縮水。

                            在律師的推動下,調解很成功。對于這樣大標的的房地產糾紛案件能調解結案,法官們很高興,通知我去取表彰律師為息訟事業所做貢獻的簡報。法官跟我說,像王律師這樣的律師太少了,必須表彰。我拿回簡報交給王律師,我說:師傅,您這境界可太高了,我只想名利雙收。錢誰還怕多啊。

                            王律師說,我們接受當事人的委托應當幫助當事人解決問題,最好是能徹底解決問題,而不僅僅是贏得形式上的勝利。不論是改判 ,還是發回,都不能在這一個程序里根本解決問題。如果改判,對方會申請再審;如果發回還有一審二審再審,可能十幾二十年都不能解決,你想想那會是怎樣?我們執業的目標是幫助當事人實現合法利益最大化,而不僅僅是取得形式上的勝訴和判決書上的數字。

                            第二個印象深刻的案子是一個互聯網小企業的經濟合同糾紛,爭議標的不過百萬。當事人慕名而來,基于對王律師的信任,當場簽約付款。在準備這個案件的過程中,我發現當事人關于事實的陳述前后自相矛盾,經過和當事人再三確認,我感覺當事人可能在說謊,并且不排除他是因為違規操作收入減少而發起訴訟,希望通過法律手段制裁對方。

                            我把這一情況匯報給了王律師,王律師立即組織我們對當事人的幾次陳述進行分析,并讓我們對互聯網上的相關操作進行了專業了解,得出結論我的推斷可能性極高。他立即讓我通知當事人前來辦理解約,無條件全額退費,我們不代理他的案子。當事人很費解,怎么還有有錢不愿意賺的律師呢?

                            王律師說,我們能維護的一定是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如果利益本身就可能是非法的,我們必須拒絕;事關執業底線和職業道德,沒有冒險。

                            ?

                            ?

                            第三位是煒衡律師事務所管委會主席張小煒。

                            ?

                            和小煒主席交集很少,大多數見面不是在律協關于青年律師的活動上,就是在所里的活動或者年會上。而且基本只是照個面而已。僅有的兩次面對面都是在我的“特別時期”,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感受到了煒衡格局的力量。

                            第一次是2016年,我到煒衡的第二年。1月底,我在一個著名公眾號發表署名文章歌頌了我當時的男神偶像——一位律師界著名的大律師?;诨ヂ摼W效應,在得到贊美的同時也遭到了很多批評,其中批評最多的是:作為煒衡人,怎么能公然為其他人唱贊歌?當時就有好心的同事悄悄跟我說,雖然都是律師,但都是同業競爭關系,怎么能歌頌“別人”?還有正義的同事公開跟我說:你不應該歌頌其他所的人,應該歌頌煒衡的人。

                            我一方面暗暗后悔,覺得作為煒衡人不應該歌頌跟我們有競爭關系的人;另一方面又很迷茫,覺得自己好像也沒有錯,每天都很糾結。大約過了一個多月,小煒主席知道了這件事,找我談了一次話。他說:作為煒衡人并不是只能歌頌煒衡人。只要是真正優秀的人都值得學習、值得歌頌;你們年輕人要有敢于突破律所界限的勇氣與膽識,要放眼全行業。這是煒衡年輕人應有的格局。

                            第二次就在前幾天。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好多年輕律師的業務都受到了很大影響。為此,所里特別召開了青年律師發展座談會,小煒主席提出每個高級合伙人拿出兩個案子精準幫扶有困難的年輕律師。由于我當天有事沒能參會,就在會后找他單獨匯報。我們談了大約有十多分鐘,從我個人的現狀談到疫情導致的行業現狀,從行業現狀說到當下的新業務、新發展以及青年律師專業發展的新要求,他提出了青年律師要突破專業知識限制,做好法律服務的前提要是真正懂得企業的需求、要與企業所屬行業發展需求緊密結合,要給客戶提供生態化的專業服務。

                            現在,律師界都在探討法律服務的發展趨勢,如何能更適應新時代以及后疫情時代的市場需求。小煒主席的說法給我們指明了方向——企業要生態化發展,服務也應當是生態化發展。

                            美國著名生態學家阿爾多·李奧帕德(Aldo ?Leopold)曾說,我們都沒有學會像山一樣思考,因此才有了塵暴區,河水會把一切沖進海里。人類要像山一樣思考,像生態系統那樣思考,才能真正做到可持續發展。

                            六年來,從對律師職業的迷茫到堅定不移,從對自己專業的不自信到對復合思維的專業應用,從術業有專攻到專業生態化,經歷了一個痛苦的過程,這背后是煒衡合伙人的言傳身教,更是強大的煒衡力量的支撐。

                            ?


                            相關推薦 了解更多
                            2021 - 04 - 27
                            點擊次數: 260
                            4月26日,由2022年第19屆亞運會組委會法律事務部主辦,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承辦,北京市煒衡(杭州)律師事務所協辦的杭州亞運會知識產權保護高峰論壇在杭州隆重舉行。國家知識產權局有關部門同志,亞組委法律事務部負責人,浙江省、杭州市司法行政機構人員,浙江省、杭州市、溫州市、金華市、紹興市與淳安縣、德清縣、桐廬縣等政府機構人員及亞組委官方法律服務供應商、高校代表、新聞媒體等60余人出席論壇,圍繞“走...
                            2021 - 04 - 26
                            點擊次數: 125
                            近日,煒衡律師事務所管委會主席張小煒律師,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楊明律師、吳新華律師、雷丹玫律師、趙繼明律師,合伙人徐立佳律師,煒衡杭州所執行主任底世清律師,煒衡濟南所徐春可等律師接受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六檢察廳、第七檢察廳的聘請,擔任“民事行政檢察專家咨詢網”專家,聘期為2021年3月至2023年3月。在此期間,我所受聘律師將通過檢察機關“民事行政檢察專家咨詢網”對收到的咨詢問題和相關材料回...
                            2021 - 04 - 21
                            點擊次數: 76
                            自2015年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正式推出以來,已逐步成為積極財政的重要抓手及穩定經濟增長的重要著力點之一。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新增限額的逐步提升,凸顯了中央及地方踐行抗疫情、穩增長的積極財政政策的決心。通過對專項債投向領域進行高層部署,為項目建設和經濟恢復發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既促消費、惠民生,又調結構、增后勁。未來一段時間,專項債券作為中央宏觀調控政策“組合拳”的必選項之一,將起到為經濟發展“提質增效”...
                            2021 - 04 - 16
                            點擊次數: 189
                            2021年4月14日,全球著名法律評級機構LEGALBAND《2021年度中國頂級律所排行榜》及《2021年度中國頂級律師排行榜》榜單正式發布。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憑借在破產重整與清算領域的斐然業績再次入選,名列LEGALBAND破產重整與清算領域第一梯隊;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尹正友律師憑借杰出的業務水平、精湛的專業技能和極佳的行業口碑,位列破產重整與清算業務領域律師的第一梯...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中國技術交易大廈A座16層 Copyright ©2018 - 2021 煒衡律師事務所
                            聯系電話:010-62684688  4006800168
                            2021电商蓝海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