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rrpnt"><menuitem id="rrpnt"><big id="rrpnt"></big></menuitem></output>

    <form id="rrpnt"></form>

            <form id="rrpnt"><nobr id="rrpnt"><th id="rrpnt"></th></nobr></form>

                <address id="rrpnt"><form id="rrpnt"><th id="rrpnt"></th></form></address>

                        <address id="rrpnt"></address>

                            選擇語言
                            菜單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日期: 2021-04-27
                            瀏覽: 42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

                            攝影?| 孟利峰

                            ?

                            導言

                            ?

                            阿瑪尼“禁訴令”案自2018年10月25日經由喬治 · 阿瑪尼公司(GIORGIO ARMANI SPA)申請、后經香港高等法院作出“禁訴令”后,即引發業界高度關注。本案涉及當事各方在香港、內地兩地提起之平行維權程序。其中,除對“禁訴令”本身的爭議討論外,對于“仲裁條款能否約束非合同簽訂方”這一問題,香港及內地法院均作出回應。本文將從內地法院裁判理由出發,對比香港法院裁判理由以及新加坡高等法院案例,一窺各法域下仲裁條款管轄范圍之判斷標準。

                            ?

                            案件索引

                            ?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

                            案情簡介

                            ?

                            2014年12月,喬治 · 阿瑪尼公司(GIORGIO ARMANI SPA)(“阿瑪尼總公司”)與內地意蘭服裝有限公司(ELAN CLOTHES CO LTD)(“意蘭公司”)簽訂框架協議(“主協議”),其上落款簽字方為意蘭公司與阿瑪尼總公司(注:由喬治 · 阿瑪尼先生簽字)。

                            ?

                            該主協議約定意蘭公司為阿瑪尼(Armani)集團授權零售商,擁有開設及經營單一品牌店鋪的權利,并有權使用其中一個阿瑪尼商標在中國領土內的指定銷售點銷售阿瑪尼產品。且根據該協議,喬治 · 阿瑪尼香港公司(GIORGIO ARMANI HONG KONG LTD)(“阿瑪尼香港”)和喬治 · 阿瑪尼(上海)商貿有限公司【GIORGIO ARMANI (SHANGHAI) TRADING CO LTD】(“阿瑪尼上?!保槭跈喾咒N商,意蘭公司將從上述兩公司處采購阿瑪尼產品。

                            ?

                            主協議中約定爭議解決方式為仲裁,即“任何源于、產生和/或與本協議有關的爭議或索賠,包括有關其有效性、解釋、構造、履行、違約和終止的任何爭議,應根據現行有效的且可由本條其余部分進行修改的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UNCITRAL)仲裁規則通過仲裁解決;仲裁員指定機構為香港國際仲裁中心(HKIAC);仲裁地點在香港的香港國際仲裁中心……”

                            ?

                            2017年2月24日,喬治 · 阿瑪尼先生在沒有任何提示的情況下向意大利媒體宣布阿瑪尼品牌將重塑調整(Rebranding),但意蘭公司并未事先得到這一消息。因此,意蘭公司聲稱前述阿瑪尼品牌重塑調整計劃對其造成了重大損失,包括但不限于:在品牌重塑調整之前,其依據主協議約定的最低采購義務采購的被調整品牌產品的銷售損失、預期利潤、廣告宣傳以及相關店鋪關閉或強制翻新而引致的損失等。據此,意蘭公司決定停止向阿瑪尼總公司支付主協議項下的使用費(Royalties)和廣告費。2018年6月4日,由于雙方未能解決分歧,阿瑪尼總公司向意蘭公司發出終止主協議通知。而后,雙方當事人分別于香港、內地兩地啟動其各自維權程序:

                            ?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嘉美視點

                            ?

                            本案各方當事人之所以針對同一糾紛同時平行啟動如上香港、內地兩地不同的維權程序,系由于各方當事人對于主協議中仲裁條款的管轄范圍以及約束主體存有不同理解,具體而言:

                            ?

                            01?仲裁條款能否約定非合同簽訂方?

                            ?

                            本案中,主協議落款簽字方為意蘭公司與阿瑪尼總公司(注:由喬治 · 阿瑪尼先生簽字),而無阿瑪尼上海、阿瑪尼香港等非合同簽訂方,為何阿瑪尼上海、阿瑪尼香港亦可受主協議仲裁條款之約束而加入至HKIAC仲裁程序中?


                            ? ? ?
                            對此問題,香港及內地法院均作出回應:其認為主協議之仲裁條款對阿瑪尼上海、阿瑪尼香港以及喬治 · 阿瑪尼先生均有約束力,但兩地法院之論證理由卻不盡相同:

                            (1)香港高等法院:“理性商人”(rational businessmen)標準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香港高等法院引入“理性商人”標準對該問題進行論證,其認為:從理性商人的角度分析,各方當事人在訂立合同之時,應將更傾向于通過同一仲裁庭/法庭對其間潛在交易中可產生的任何爭議進行裁判。若非如此,其應將通過明示方式確定排除有關合同或相關條款之有效性的爭議。這是由于,一位理性的商人將不會在已對爭議解決方式條款進行約定后,仍會就特定訴訟/仲裁理由的性質,以及任何特定訴訟/仲裁理由是否屬于其間仲裁條款所約束之范圍的特定短語的含義等爭議,浪費不必要的時間與費用進行漫長的爭論。

                            ?

                            因此,本案香港法院認為,雙方當事人作為理性的商人,在協商以及最終確定爭議解決條款之時,其業已明確選擇由同一HKIAC仲裁庭裁決其間所有包括本案爭議在內的與在內地供應、銷售和分銷阿瑪尼產品有關的爭議。

                            ?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2)山東高院:“實質性答辯”與“合同實際履行”標準

                            ?

                            雖然在山東高院作出(2018)魯民初125號民事裁定書后,意蘭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后又申請撤回本案上訴及本案原審起訴,最高人民法院經審理后作出(2019)最高法民終2007號民事裁定書:撤銷山東高院(2018)魯民初125號民事裁定書并準許意蘭公司撤回起訴,但是山東高院作出之(2018)魯民初125號民事裁定書中相應說理內容,對于“仲裁條款能否約定非合同簽訂方”之判斷具有實務參考性。

                            ?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

                            山東高院認為:意蘭公司與阿瑪尼總公司簽訂之主協議中約定有仲裁條款,各方對于源于主協議項下相關糾紛都應由HKIAC仲裁庭解決的意思表示是真實的。阿瑪尼總公司既已在HKIAC申請仲裁且被受理,而意蘭公司也參加了該仲裁程序、提交了實質性的答辯意見以及反請求申請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271條第1款之規定(“涉外經濟貿易、運輸和海事中發生的糾紛,當事人在合同中訂有仲裁條款或者事后達成書面仲裁協議,提交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仲裁機構或者其他仲裁機構仲裁的,當事人不得向人民法院起訴”),該“應訴行為”應可證明各方均認可主協議之仲裁條款有效。

                            ?

                            同時,山東高院亦認為:雖然主協議落款簽字為意蘭公司與阿瑪尼總公司(注:由喬治 · 阿瑪尼先生簽字),但阿瑪尼上海、阿瑪尼香港作為阿瑪尼總公司之分公司及喬治 ? 阿瑪尼先生,均已在主協議中顯名并約定有具體的權利義務。且意蘭公司系從阿瑪尼香港、阿瑪尼上海進貨后零售,意蘭公司之起訴狀亦顯示,阿瑪尼上海、阿瑪尼香港和喬治 · 阿瑪尼先生實際履行了合同,故最終認定,意蘭公司與阿瑪尼總公司、阿瑪尼上海、阿瑪尼香港和喬治 · 阿瑪尼先生均為主協議合約方的意思表示真實,主協議之仲裁條款對阿瑪尼上海、阿瑪尼香港及喬治 · 阿瑪尼先生均有約束力。

                            ?

                            也即本案中,仲裁條款可以約束并未簽字的第三方。由此,筆者聯想到另一有啟發性的案件,不久前新加坡高等法院在“CJD v CJE and another”一案中曾最終認定:僅憑第三人與申請人、被申請人簽訂有同一仲裁條款這一事實,并不足以認定第三人同意作為仲裁第三人被追加至申請人與被申請人間現有仲裁程序中。也即,僅在仲裁協議上簽字不足以認定第三人同意加入現有仲裁。

                            ?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

                            因此,通常大家認為的可將簽字作為判斷意思表示的一個重要形式要件,在仲裁條款的實際認定中可能卻未必如此,仍需在個案中審慎對待。本案香港法院從“理性商人”標準分析,各方主體在訂立合同之時設置仲裁條款之真實意圖如何,以此確定仲裁條款之管轄范圍;本案山東高院從“實質性答辯”以及“合同實際履行”分析,以確定各方主體是否認可仲裁條款有效以及管轄范圍如何;而上述新加坡高等法院于另案中認為,仲裁條款唯有將“追加的同意”這一特定事項的同意嵌入至仲裁條款中或各方(特別是第三方)對“追加的同意”予以明示后,方可認定各方針對該特定事項的同意已達成合意。由此可見,“簽字”并非仲裁條款能否約束當事人之決定性條件,藏在“簽字”背后的“當事人合意”(Parties’ Consensus)才是仲裁條款效力之核心所在。

                            ?

                            02?仲裁程序中的“禁訴令”解讀

                            ?

                            (1)仲裁語境之下的“禁訴令”

                            ?

                            “禁訴令”(anti – suit injunction)系普通法系之產物,用以限制違反法院管轄權或仲裁條款而啟動的其他法域下相關法院/仲裁程序。將“禁訴令”置于國際仲裁之語境下,其系指當事人如若在合同約定的仲裁條款之外提起訴訟/仲裁,則經申請,法院或仲裁庭可作出“阻止一方當事人在合同約定的仲裁條款之外開始或繼續的訴訟/仲裁”的命令,除非有其他相反理由。如若另一方當事人不遵守該命令,其行為將可構成藐視當地法庭并將可受到包括罰款、扣押資產,甚至監禁在內的處罰。因此,仲裁程序中的“禁訴令”,系出于保護當事人針對仲裁條款所達成之合意并防止濫訴、浪費司法資源之目的。

                            ?

                            (2)仲裁程序中“誰”可作出禁訴令

                            ?

                            在受仲裁條款約束的爭議中,根據國際通行實踐,當事人可通過選擇以下3種途徑尋求“禁訴令”保護:

                            ?

                            第一,當事人可請求仲裁庭(一旦組成)作出命令:對方應撤回其他訴訟/仲裁,或在最終仲裁結果作出前應中止訴訟/仲裁。但仲裁庭是否具有如上作出“禁訴令”之自由裁量權,將取決于仲裁庭所在地之法律規定以及所適用之仲裁規則。

                            ?

                            以HKIAC仲裁庭為例,其具有如上自由裁量權。

                            ?

                            《香港仲裁條例》(Hong Kong Arbitration Ordinance)(Cap 609)第35條第1款【該款規定可對應至《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國際商事仲裁示范法》(UNCITARL Model Law)第17條】規定:“臨時措施是以裁決書為形式的或另一種形式的任何短期措施,仲裁庭在發出最后裁定爭議的裁決書之前任何時候,以這種措施責令一方當事人實施:(b)采取行動防止目前或即將對仲裁程序發生的危害或損害,或不采取可能造成這種危害或損害的行動......”【An interim measure is any temporary measure, whether in the form of an award or in another form, by which, at any time prior to the issuance of the award by which the dispute is finally decided, the arbitral tribunal orders a party to:(b) Take action that would prevent, or refrain from taking action that is likely to cause, current or imminent harm or prejudice to the arbitral process itself...】

                            ?

                            HKIAC仲裁規則第23.2條及第23.3(b)條規定:“經任何一方當事人申請,仲裁庭可指令其認為必要或適當的臨時措施。臨時措施,無論采取指令或裁決或其他形式,是指仲裁庭在最終解決爭議的裁決作出前暫時指令一方作出例如但不限于以下行為:(b)采取措施以阻止現時的或臨近的、對仲裁程序本身的傷害或損害發生,或克制而不為可能導致這類傷害或損害的行為......”(23.2 At the request of either party, the arbitral tribunal may order any interim measures it deems necessary or appropriate. 23.3 An interim measure, whether in the form of an order or award or in another form, is any temporary measure ordered by the arbitral tribunal at any time before it issues the award by which the dispute is finally decided, that a party, for example and without limitation: (b) take action that would prevent, or refrain from taking action that is likely to cause, current or imminent harm or prejudice to the arbitral process itself…)

                            ?

                            第二,在仲裁庭尚未組成之前,當事人可通過指定一名緊急仲裁員(emergency arbitrator)、向其申請作出“禁訴令”。但是否可指定緊急仲裁員以及緊急仲裁員是否具有該種自由裁量權,亦取決于仲裁庭所在地之法律規定以及所適用之仲裁規則。以HKIAC仲裁規則為例,該仲裁規則第23.1條規定:“在仲裁庭組成前,當事人可按附錄4申請緊急臨時或保全性救濟(‘緊急救濟’)”。

                            ?

                            第三,當事人可向仲裁所在地之法院申請“禁訴令”,如本案之香港法院,即系依據《香港仲裁條例》(Hong Kong Arbitration Ordinance)(Cap 609)第45條第2款之規定:“原訟法庭可應任何一方之申請,就已在或將會在香港或香港以外地方展開的任何仲裁程序,批給臨時措施”(On the application of any party, the Court may, in relation to any arbitral proceedings which have been or are to be commenced in or outside Hong Kong, grant an interim measure)以及第45條第3款之規定:“本條授予的權利,可由原訴法庭行使,不論仲裁庭是否可根據第35條就同一爭議行使類似的權利”(The powers conferred by this section may be exercised by the Court irrespective of whether or not similar powers may be exercised by an arbitral tribunal under section 35 in relation to the same dispute)對意蘭公司作出“禁訴令”。

                            ?

                            03?結語

                            ?

                            綜上,仲裁條款之效力取決于“當事人合意”這一實質性要件,而非表面“簽字”這一形式要件,此亦為仲裁之源起及不斷發展之基石、內核與魅力所在。對于“禁訴令”而言,需特別注意,其所針對的是當事人的訴訟行為,而非外國法院/仲裁庭。

                            ?

                            延伸閱讀

                            ?

                            如前所述,“禁訴令”本身系針對當事人的訴訟行為,而非外國法院/仲裁庭,也即我國(內地)法院原則上無需對“禁訴令”作出回應。但經初步檢索,我國法院曾有針對境外法院出具的“禁訴令”進行回應的情形。例如,2017年7月21日,武漢海事法院曾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出具了一份海事強制令以責令被申請人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撤回此前為其出具的禁訴令(注:當前裁判文書網尚未公開該裁定書)。?

                            ?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再談阿瑪尼“禁訴令”案:仲裁條款竟可約束非簽字方?


                            相關推薦 了解更多
                            2021 - 04 - 27
                            點擊次數: 260
                            4月26日,由2022年第19屆亞運會組委會法律事務部主辦,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承辦,北京市煒衡(杭州)律師事務所協辦的杭州亞運會知識產權保護高峰論壇在杭州隆重舉行。國家知識產權局有關部門同志,亞組委法律事務部負責人,浙江省、杭州市司法行政機構人員,浙江省、杭州市、溫州市、金華市、紹興市與淳安縣、德清縣、桐廬縣等政府機構人員及亞組委官方法律服務供應商、高校代表、新聞媒體等60余人出席論壇,圍繞“走...
                            2021 - 04 - 26
                            點擊次數: 125
                            近日,煒衡律師事務所管委會主席張小煒律師,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楊明律師、吳新華律師、雷丹玫律師、趙繼明律師,合伙人徐立佳律師,煒衡杭州所執行主任底世清律師,煒衡濟南所徐春可等律師接受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六檢察廳、第七檢察廳的聘請,擔任“民事行政檢察專家咨詢網”專家,聘期為2021年3月至2023年3月。在此期間,我所受聘律師將通過檢察機關“民事行政檢察專家咨詢網”對收到的咨詢問題和相關材料回...
                            2021 - 04 - 21
                            點擊次數: 76
                            自2015年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正式推出以來,已逐步成為積極財政的重要抓手及穩定經濟增長的重要著力點之一。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新增限額的逐步提升,凸顯了中央及地方踐行抗疫情、穩增長的積極財政政策的決心。通過對專項債投向領域進行高層部署,為項目建設和經濟恢復發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既促消費、惠民生,又調結構、增后勁。未來一段時間,專項債券作為中央宏觀調控政策“組合拳”的必選項之一,將起到為經濟發展“提質增效”...
                            2021 - 04 - 16
                            點擊次數: 189
                            2021年4月14日,全球著名法律評級機構LEGALBAND《2021年度中國頂級律所排行榜》及《2021年度中國頂級律師排行榜》榜單正式發布。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憑借在破產重整與清算領域的斐然業績再次入選,名列LEGALBAND破產重整與清算領域第一梯隊;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尹正友律師憑借杰出的業務水平、精湛的專業技能和極佳的行業口碑,位列破產重整與清算業務領域律師的第一梯...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中國技術交易大廈A座16層 Copyright ©2018 - 2021 煒衡律師事務所
                            聯系電話:010-62684688  4006800168
                            2021电商蓝海项目